Tag Archives: herbal medicine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梅万方 教授, 2006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暨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By Professor Man Fong Mei, Chairman of Chinese Medical Institute & Register (London) and Chinese Medicine Council (UK) [摘要] 本文通过中西医学发展的不同历史与概念之比较,说明了中华医学所蕴藏的独特医学体系完全可以与西方医学平等互补,共同发展现代全球医学。传统中医要跟上时代步伐,实现中医现代化、国际化,中西医结合则是必由之路。中国近五十多年来的大量研究成果,已经使现代中医学,现代中药学,现代针灸学等提上了议事日程。特别是在当前中华医学向国际社会发展之时,各国开展中医药立法之机,强调中医药和针灸不仅因有完整统一的理论体系而不容分割,并且中华医学的现代发展已经为全球医学体系的形成创造了条件。本文还对中华医学发展过程中的若干问题提出了新的认识,以期作引玉之砖,促进中医界同仁的认同、补充和发展,并促进西医界人士的思考,在新时代所需的全球医学新体系中达到共鸣。 [关键词] 中华医学,传统中医药;西医学,现代医学体系;中西医结合,现代中医学;中医药立法;医药外交;中医教育;全球医学;生物经济时代;发展,导论。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辨证医学古今论 Dialectical-Based-Medicine (DBM) Traditional Prospective and Modern Interpretation

中医药发展高级论坛 2005.9. 北京 [摘要] 从症、病、证的辨别来分析病的变化过程并进行辨证论治,找出病因而对症施治是中医学的独特概念。中医的整体观念用脏腑气血相互关系来侯证话本也可以应用于当代临床医学中。中医辩证医学的现代创新能提供一个新的医学体系与西医循证医学相比较。本文还将分析辩证医学和循证医学的异同,并进一步研究两种医学思维的互动与发展。辩证医学和循证医学的阴阳互动互存的结晶,就是未来全球医学形成中的关键因素。总之,本文提供了面对未来医学思维发展方向的斗争。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辨证医学古今论 Dialectical-Based-Medicine (DBM) Traditional Prospective and Modern Interpretation

关于欧共体传统医药品法案和英国草药管理法案的几点提议

梅万方 教授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 2004 传统医药品法案由英国卫生部、医药管理局及草药管理小组在2~3年时间的小组会议讨论和征求意见的座谈会的基础上起草,经欧共体各国医药管理局审核,于2002年1月17日提交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我代表伦敦中医学院与英国中医注册学会参与了这一复杂的进程,从中医的长远利益和前途出发,我自始至终坚持提出中医的医学体系有其独特的地位,不能与西方的“替代医学”及所谓的“天然草药学”一概而论,其立法与注册均应独立对待。这个观点应该是对中医全球化的策略指出方向。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关于欧共体传统医药品法案和英国草药管理法案的几点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