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globalisation

中华医学 道远任重

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会议”上的报告 梅万方 副主席 2006 年6月22日·北京 回顾世界中联自2003年成立以来,全球的中医状况有很多变化,比如在英国,中医受到越来越多的媒体包括BBC在内的攻击和反面报道,使中医在英国目前处于市场收缩状况。同时在英国,中医独立立法也因内部不合影响了独立立法的发展。另外主流医学对中医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他们需要中医进行随机控制试验(Randomised Control Trials, RCT)来证实它的疗效,而中医在这些方面还无从入手。再加上西方的主流医学以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为主导,而中医还没有建立一个整体的辨证医学(Dialectical Bassed Medicine, DBM)的研究方法,这也使中医处于被动位置。 然而,世界中联自成立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在建立众多的专业委员会方面,这个工作非常重要,同时也应是世界中联的核心任务。西医的强项就是有专业小组(Peer Group),中医也应按这种模式发展。因为每个专业(Peer Group)都应建立标准。同时在中医药标准的建立方面,世界中联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GAP,GSP,GMP,GLP等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没有这些标准,中医药就不能推向全球。这些工作都推动了世界中联在中医药全球化中的作用。我对世界中联总部和秘书处所做的工作表示非常敬佩。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 道远任重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梅万方 教授, 2006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暨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By Professor Man Fong Mei, Chairman of Chinese Medical Institute & Register (London) and Chinese Medicine Council (UK) [摘要] 本文通过中西医学发展的不同历史与概念之比较,说明了中华医学所蕴藏的独特医学体系完全可以与西方医学平等互补,共同发展现代全球医学。传统中医要跟上时代步伐,实现中医现代化、国际化,中西医结合则是必由之路。中国近五十多年来的大量研究成果,已经使现代中医学,现代中药学,现代针灸学等提上了议事日程。特别是在当前中华医学向国际社会发展之时,各国开展中医药立法之机,强调中医药和针灸不仅因有完整统一的理论体系而不容分割,并且中华医学的现代发展已经为全球医学体系的形成创造了条件。本文还对中华医学发展过程中的若干问题提出了新的认识,以期作引玉之砖,促进中医界同仁的认同、补充和发展,并促进西医界人士的思考,在新时代所需的全球医学新体系中达到共鸣。 [关键词] 中华医学,传统中医药;西医学,现代医学体系;中西医结合,现代中医学;中医药立法;医药外交;中医教育;全球医学;生物经济时代;发展,导论。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诸子蜂起 百家争鸣

——英国中医药的现状与展望 梅万方教授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 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中医药在中国已有五千年以上的历史。约在公元六世纪就传向亚洲,十七世纪随天主传教士流传西方。因此,中医药不仅为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也对各国人民的医疗保健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即使在现今世界,约有总人口三分之一的人们也是在用中医药治疾疗伤和养生护体。中医药蕴藏着丰富的学术内涵和辉煌前景。但基于英国经验,中医药面临着“诸子蜂起,百家争鸣”的国际医药保健时代,处于有机会又有曲折的局面。中医药在英国的发展将会是中医国际化的长征前奏。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诸子蜂起 百家争鸣

全球医学与全球医学教育新导论 Direction of Global Medicine and Global Medicine Education

广西医科大学七十周年校庆-中外医学校长论坛发言 2004.11.22.广西南宁 世界经济一体化带给我们一个全新的概念,Global Village, 即全球社区。现代社会和科技的发展,要求医学也要早日成为世界性的现代医学。就高等医学教育而言,世界各国根据21世纪社会及人权对医生素质的期望都在制定相应的教育培养标准及教学模式, 如英国医学教育总会制定未来医生所必须的,包括技能、个性和专业价值的教学标准; 美国医学院校联合会亦制定一系列的医学教育目标,强调知识与技能与素质并重; 加拿大皇家医学院学会也早在1993年即开始研究并总结出未来医生所应具备的包括医学专业知识、临床技能、管理决策、健康教育及思维能力等七项基本素质要求.美国纽约中华医学基金会倡导成立的国际医学教育委员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Medicine Education, IIME)也正在开发一套全世界医生必须达到的“全球医学教育最低基本要求”, 且正在中国重点医科院校试行。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全球医学与全球医学教育新导论 Direction of Global Medicine and Global Medicine Education

中医教育国际化导论 On the Global Direc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北京中医药大学与中国教育部主办《国际中医教育大会》修订报告 2002.北京 第三届国际传统医药大会 2004.11.13.北京 自黄帝内经面世以后,传统中医教育以两大基本形式“御医教育”和“民间师传教育”为主流。1956年起中国先后成立了初期四家中医学院,至此,中医教育才开始一步步走向规范化,并在中西医并重的指导方针下在国内稳步发展与壮大。然而在国际的大环境中,中医教育的发展尚未真正萌芽,正表明了现存中医教育缺乏一重要部分,即中医教育国际化的问题。本报告将试谈中医教育国际化发展存在的问题与中医教育之走向,旨在为中医教育走向国际化起抛砖引玉的作用,并希望中医教育能在保留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基础上,使中医药在国际医学大舞台上大显身手。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医教育国际化导论 On the Global Direc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中医药—全球医学新导论的启示

香港《世界大城市医药团体首脑会议及医学论坛》 梅万方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 伦敦中医学院 院长 2001年4月15日   全球透视 结合医学发展的新趋势绝非一个偶然突发的现象,病人对自然代替医学的需求迫使西方医学界重新检验和衡量他们在这场来自整体医学,如中医的时代性挑战中所应处的位置和角色。化学药品的副作用,外科医学的局限性以及日益增长的国家医疗费用都极大地推动了这场世界性的医药大变革,毫无疑问,结合性医学诊治方法将成为未来全球医学的新模式。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医药—全球医学新导论的启示

全球医学的新思维

关键词:全球医学、循证医学、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新思维、全球医学教育 众所周知,全球医学与全球医学教育已成为当今的热门话题,但在当今以西医为主流医学的国际舞台上,全球医学的概念尚很模糊。本人在2001年香港“世界大城市医药团体首脑会议及医学论坛”及2002年越南“传统医药现代化国际论坛”上,均提出了未来全球医学的概念与模式。其中强调了西方 “循证医学”(EBM)与东方 “辨证医学”(DBM)诊治方法的结合,将成为当今与传统、东方与西方、科学与艺术协同发展的全球医学新模式。本文就全球医学的新思维作一深入的介绍和探讨,以资引起大家的兴趣和重视。 1、当前医学发展的两种思维 1-1    循证医学与辨证医学的各自特点 近十余年来在西方临床兴起的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可以说是医学实践中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临床学科。高素质的临床医生、最佳的研究证据、临床流行病学的基本方法和知识及患者的参与是循证医学的基础。循证医学实践包括提出问题,检索证据,评价证据,结合临床经验与最好证据对患者作出处理和效果评价5个步骤。在医学科技高度发达的当代,以及以人为本的潮流中,循证医学能够迅速地受到世界的欢迎,确实也是应运而生了。 必须指出的是,循证医学是在西医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不可避免地也承袭了相应的弱点。例如西医学贯有的缺乏辨证思维的毛病仍在循证医学中存在。这种不够全面的分析方法不仅会贻误疾病的诊治,而且也增加了患者在心身和费用等方面的负担。然而在世界的东方,中医学却有着丰富的辨证思想。这就促使有志于结合医学者找到了既先进又全面的一种医学新模式—辨证医学(Dialectical-based medicine,DBM)。 辨证医学可以说是在传统中医学的基础之上加强中西医结合的医学新模式。这种医学的基础是中华医药的特色理论,把整体观念和唯物辩证法对事物的观察和逻辑推理,以及阴阳平衡因人、因事、因地制宜的规则,结合事物的变化和疾病的发展来辨证论治。这样的研究思维,可以简称为DBM。 现将传统中医学、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与循证医学的异同列入表1:   传统中医学    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      循证医学 治疗主体     有经验临床医生       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生             有经验临床医生 诊治条件     不高、简便           要有一定条件                   高、较复杂 诊断依据   四诊(望闻问切)     四诊加临床实验室检查       临床试验 收集证据   局限系统           全面、系统                     全面、深刻 诊断成立     整体辨证             疾病和证候辨证结合             以疾病为中心 治疗依据   医生经验判断     医生经验加实验室检查         最佳临床研究证据 评价证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全球医学的新思维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 A Global View

Speech delivered at The 3rd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Traditional Medicine, September 2006 Canada, 50th Anniversary Conference of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October 2006. Beijing. 【Abstract】 Current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broadly speaking is based on the system developed in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Reports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 A Global View

中医教育全球视野

[关键词] 中医教育, 全球化, 循证医学,辨证医学, 主流医学, 补充替代医学,综合医学 [摘要] 目前国际医学教育广泛来讲是建立在西方的系统之上的,其主流医学是以循证医学为基础并结合近二、三百年以来科学的进步而逐步发展起来的。一项针对几个不同的国家所进行的医学教育的比较研究表明,这些国家在大学教育,实习及专业培训方面有很多共同点。这些大学的医学教育大纲的内容大多都包含了循证医学为基础的医学理论学习,以及解剖学、病理学,药理学和道德、伦理教育等等。然而其评估和执行标准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却有不同。比如说,英国皇家学院的临床标准可能类似于美国、澳大利亚或日本的同等专业知识的标准,而教育评估和教育标准要求体系却可能不同。这就促使世界医学会提议设定一个统一的国际医学教育最低标准大纲。没有这个大纲,将很难实行国际范围内的彼此认可和鉴定,而且这也是实现21世纪国际医学无边界的基本的一步。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医教育全球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