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The complete collection of my MFM E-Letters, including the latest issue.

Tribute Page

A tribute page to Professor Mei has been created. Please read about the great man.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Comments Off on Tribute Page

Happy Chinese New Year of the Snake!

Welcome to 2013 – the year of the ‘Black Water Snake’! This is the year of mystery and change. Exciting times are ahead.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Comments Off on Happy Chinese New Year of the Snake!

MFM E-Letter Issue 11 (June 2012)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The Socio-Economic Interpretation 悟在阴阳-社会经济观 – Page 15

As individuals all too aware of our struggle for survival in an increasingly chaotic and complex society physically, emotionally and spiritually, we require solutions that are simple and inspired. We fall in love and procreate; we learn through education an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1 Comment

MFM E-Letter Issue 11 (June 2012)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The Socio-Economic Interpretation 悟在阴阳-社会经济观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Comments Off on MFM E-Letter Issue 11 (June 2012)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The Socio-Economic Interpretation 悟在阴阳-社会经济观

MFM电子通讯第11期

MFM电子通讯第11期的中文版本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表达了作者对当前经济形势及未来人类文明走向的感慨;第二部分通过以中医为代表的华夏智慧在社会经济领域中的实际运用,期望建立一个更和谐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 全文主要内容在于论述中医理论的思维方法并发挥它的广义性,把中医思维的整体观念、阴阳五行学说、万物变易的规律与易经内经思维、道家、儒家及佛教综合起来以更适用于21世纪的社会经济局势。 特别感谢朋友们在本文写作过程给我的灵感和启示。 感谢克劳斯教授(Professor Claus Schnorrenberger)的专业学术意见;感谢保罗(Paul Gamble)提供的最新金融动态及专业金融形势分析;感谢我的助理(Adena HanJing Zhao)在一些相关数据和信息方面的搜集整理。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Tagged , , , , , , , | 1 Comment

On The Global Situation Concerning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Education and its Clinical and Academic Future

Dear Friends and Colleagues, The rapidly polarising global situation of East-West encounters is spurred by the current economic crisis that challenge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hina, U.S.A and Europe. This process, whether it is of convergence, integration or conflict, will determin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On The Global Situation Concerning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Education and its Clinical and Academic Future

全球医学的新思维

关键词:全球医学、循证医学、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新思维、全球医学教育 众所周知,全球医学与全球医学教育已成为当今的热门话题,但在当今以西医为主流医学的国际舞台上,全球医学的概念尚很模糊。本人在2001年香港“世界大城市医药团体首脑会议及医学论坛”及2002年越南“传统医药现代化国际论坛”上,均提出了未来全球医学的概念与模式。其中强调了西方 “循证医学”(EBM)与东方 “辨证医学”(DBM)诊治方法的结合,将成为当今与传统、东方与西方、科学与艺术协同发展的全球医学新模式。本文就全球医学的新思维作一深入的介绍和探讨,以资引起大家的兴趣和重视。 1、当前医学发展的两种思维 1-1    循证医学与辨证医学的各自特点 近十余年来在西方临床兴起的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可以说是医学实践中发展起来的一门新兴临床学科。高素质的临床医生、最佳的研究证据、临床流行病学的基本方法和知识及患者的参与是循证医学的基础。循证医学实践包括提出问题,检索证据,评价证据,结合临床经验与最好证据对患者作出处理和效果评价5个步骤。在医学科技高度发达的当代,以及以人为本的潮流中,循证医学能够迅速地受到世界的欢迎,确实也是应运而生了。 必须指出的是,循证医学是在西医学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不可避免地也承袭了相应的弱点。例如西医学贯有的缺乏辨证思维的毛病仍在循证医学中存在。这种不够全面的分析方法不仅会贻误疾病的诊治,而且也增加了患者在心身和费用等方面的负担。然而在世界的东方,中医学却有着丰富的辨证思想。这就促使有志于结合医学者找到了既先进又全面的一种医学新模式—辨证医学(Dialectical-based medicine,DBM)。 辨证医学可以说是在传统中医学的基础之上加强中西医结合的医学新模式。这种医学的基础是中华医药的特色理论,把整体观念和唯物辩证法对事物的观察和逻辑推理,以及阴阳平衡因人、因事、因地制宜的规则,结合事物的变化和疾病的发展来辨证论治。这样的研究思维,可以简称为DBM。 现将传统中医学、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与循证医学的异同列入表1:   传统中医学    辨证医学(中西医结合)      循证医学 治疗主体     有经验临床医生       中西医结合临床医生             有经验临床医生 诊治条件     不高、简便           要有一定条件                   高、较复杂 诊断依据   四诊(望闻问切)     四诊加临床实验室检查       临床试验 收集证据   局限系统           全面、系统                     全面、深刻 诊断成立     整体辨证             疾病和证候辨证结合             以疾病为中心 治疗依据   医生经验判断     医生经验加实验室检查         最佳临床研究证据 评价证据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全球医学的新思维

中医教育全球视野

[关键词] 中医教育, 全球化, 循证医学,辨证医学, 主流医学, 补充替代医学,综合医学 [摘要] 目前国际医学教育广泛来讲是建立在西方的系统之上的,其主流医学是以循证医学为基础并结合近二、三百年以来科学的进步而逐步发展起来的。一项针对几个不同的国家所进行的医学教育的比较研究表明,这些国家在大学教育,实习及专业培训方面有很多共同点。这些大学的医学教育大纲的内容大多都包含了循证医学为基础的医学理论学习,以及解剖学、病理学,药理学和道德、伦理教育等等。然而其评估和执行标准在国家与国家之间却有不同。比如说,英国皇家学院的临床标准可能类似于美国、澳大利亚或日本的同等专业知识的标准,而教育评估和教育标准要求体系却可能不同。这就促使世界医学会提议设定一个统一的国际医学教育最低标准大纲。没有这个大纲,将很难实行国际范围内的彼此认可和鉴定,而且这也是实现21世纪国际医学无边界的基本的一步。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医教育全球视野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Harmony and You’ in 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Nov. 2011 issue)

This gallery contains 6 photos.

         

More Galleries | Comments Off on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Harmony and You’ in the Chinese Journal of Integrative Medicine (Nov. 2011 issue)

冬至春又来,人类文明何去?

After Winter There is Spring,  Whither Human Civilisation ? (摘自MFM电子通讯英文版第11期 悟在阴阳—社会经济观) 回顾即将过去的动荡一年,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让当今全球陷入不明朗的局势,引起了我对未来文明走向变幻莫测的感觉。然而阴阳运转乃是万物之道,精彩的时代可能很快就要到来,同时也正值乱世当前,楚国诗人屈原在《离骚》中所表达的悲壮情怀,忽然引起了我的共鸣。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与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不抚壮而弃秽兮,何不改乎此度?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导夫先路。”这样悲壮又富有哲理的情怀中,我们要坚信阴阳之道的感悟那就是人类的春天很快即将来临。物极必反、阴阳运转,社会经济的变乱中,全新的和谐平衡将会建立起来。正如北宋诗人林逋的诗句“暗香浮动月黄昏”, “粉蝶如知合断魂,占尽风情向小园”寓意着春天快来的诗意。诗词不但是表达诗人的感情,还反映社会的生活风俗变动。从屈原到汉唐盛世的孔融李白杜甫,再到宋朝苏轼李清照的词,它与唐诗元曲有很明显的比对,无论是在诗词的形体更有鲜明内容的表述,都有反映历史社会的描述性差别。此时此刻,我们要鼓起勇气,面对未来!不能象南宋辛弃疾对国家兴亡之感慨,泪满无底河,借水怨山,愁上加愁,“西山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要有项羽 “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豪情,更要有壮丽之正气来建立未来人类文明的希望。

Posted in MFM E-Letters - The Full Collection Thus Far, MFM 中文文章 | Comments Off on 冬至春又来,人类文明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