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MFM 中文文章

Articles written in Chinese.

中华医学理论的广义性 — 社会经济学中的运用

(本文摘自MFM电子通讯英文版第11期系列二,主要内容在于论述中医理论的思维方法并发挥它的广义性,把中医思维的整体观念、阴阳五行学说、万物变易的规律与易经内经思维、道家、儒家及佛教综合起来以更适用于21世纪的社会经济局势。本文主要中心思想是通过以中医为代表的华夏智慧在社会经济领域中的实际运用,期望建立一个更和谐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 ) 继新儒学之后少见有份量的古代圣贤智慧应用于当代科学和社会经济学的研究中,其学术的现代实际应用意义也没有加以深入探讨,这里面也包括中医的现代化研究.中医的阴阳平衡和谐观念在科学理论方面的应用在英文版电子通讯第十期中已经讨论过, 本文继续对其在社会经济学中的应用进行分析 。 中医提倡以人为本,社会也需要以人为本。经济政治等各类社会活动都有它的“神”和“形”的表现。当今世界面临多元化的科技人文发展,科技发展中的全球村趋势也代表了一个全球整合新时代的到来。 中医辨证论治的对立统一概念,也可以运用于现代社会来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经济体系,如整个世界用以人为本的原则本体化,这种思维也许跟当代中国的新儒学存在一定差异,虽然众所周知儒学是中华民族综合思维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现代西方的自由民主思维和科学实验精神,诸如有辩证思维的新物理学爱因斯坦派的标准模型论和量子物理学,或者中国文化中新儒学的代表梁漱溟和熊十力谈及的形而上学与形而下学的关系。 都只是很片面的来探讨社会的道德本体论或者单一阐述学术文化与社会政治经济的关系,其中缺乏科学观和辩证思维的动力过程。 西方社会在文艺复兴以后,科学观从15世纪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16世纪的伽里略(Galileo)以及受早期古希腊亚利士多德(Aristotle)和后来牛顿力学的学术基础上建立起来,现代科学观的持续发展带来新的实证逻辑(empiric at logic and experimental evidence) 。 几百年来科学思维的逐步建立以及在社会实践中的陶冶,文艺复兴后的欧洲演变到当今自由民主的社会体系和资本主义的经济体系,经历了法国革命、工业大革命及二战后英美资本主义金融市场蓬勃发展,股份制的资本交易到期货和信用的建立都是社会民主化和科学思维技术化带来的开放式市场经济。苏联的瓦解和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三十年来中国经济的蓬勃发展吸收了西方的一些经济模式,同时也给西方资本主义带来了实体经济挑战。跨国公司在全球推广资本主义消费经济体系,这带动了西方的意识形态在全球的影响,同时也是科学主义的持续蔓延。现代资本主义体系面临的危机最终把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历史的终点和最后的人》一书中过早的结论和预言推翻, 即西方自由民主制的到来即不是人类社会演化的终点也不是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最近对华尔街的示威和世界各地对资本主义体系的抗议开始了一场基本性的经济体制反思。中国现代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如何建立自己的社会经济发展体系,既能保持社会稳定同时又能促进社会经济的增长。稳定与增长在经济学中的关系与中医中的动静理论相符合,如“精”“气”“神”三者在中医中的关系对动和静的对立统一有很微妙的启示。社会经济的推动力在于人,社会的气就是“人气”。如果把精表示经济实体,把神表示为社会的文明道德,那么根据中华文明数千年来的思维,人是社会经济动力目的的基本,换句话说,“以人为本”的经济体系是中华思维的结晶,加上中医的和谐观念,就可以给中国和全球带来一个新的社会经济发展观,再在这个基础上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经济体系。这是一个非常实在的思路,不但给中国带来自己的发展道路,还给全球带来一个全新的社会经济发展观。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随着金融和消费市场的蓬勃发展,到21世纪信贷的虚拟膨胀,信用价值(The Creation of Credit Value)的创造使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的相互关系脱离平衡,导致了美国房产次贷的危机,并造成了银行倒闭的直接后果。更给西方带来多米诺骨牌式的经济衰退。整个欧洲从希腊到爱尔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甚至法国都面临国家收入和支出的赤字,而导致了国际信用评价的直线下降。美国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因为它多年的贸易逆差问题将会面临更加严峻的经济局势,虽然经过两次QE1, QE2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暂时会把它面临的后果延后,但危机的爆发终将无法避免。 如何把“以人为本”的社会经济进化观来分析和解决当前面临的全球经济危机,用中医的阴阳五行,脏腑气血,辨证论治的理论实践来为经济危机把脉施法是值得我们进一步推论的。 论中医理论的广义性 社会的一制论和宗教的一神论都是局部直端思维的表现,所以我个人不赞成一元论而提倡多元论,在多元论中有统一性,即道德阴阳观,譬如在经济政治社会实用本体中可以找到与生命道德本体观的关系。宗教承认神鬼的存在,中国道家儒家佛家三大思维体系都没有否定神鬼的存在。可是中国思维是积极入世,尤其是儒学,所以它涉及的内容是此岸而不是彼岸。它关注和建立的是一种人生的社会实践和人内心的体验。儒学要建立这样的社会,可是它也受易经和道教的影响。因此赞同“天人合一”为最高的天德合流境界。当人思考人生或者个人的问题,考虑的不但是实际的个人生存意义,还考虑到社会的实践这两种关系。同样考虑经济体系的时候,不只是有关物质生活的建立和追求,还有道德精神方面的追求,才有一个完整的以人为本天人合一精神。如何建立一个更好更富裕的社会,要同时考虑人类文明要最终达到的境界。 以人为本是一个核心的社会经济道德概念,如果把社会建立在以人为本的位置,素质就是关键问题。人类和野兽的区别在于文明。 道德修养不够,只追求物质或贪图物质享受是文明并没有达到一定高度的表现。西方社会的教育本质是鼓励个人主义,从自私自利的方面来追求名利。贪污、偷、盗、抢之类的行为及一些不道德手段也同样在竞争中存在。譬如金融风暴和经济危机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金融行业的人员素质。如果人类还存在一个野兽的时代,可能必须要抢和杀才能生存,现代人类文明也要跟随社会的发展而升华,经济发展同步把教育,修养,道德,混合概念求同存异,这样的精神道德建立起来就有希望了。 “天地交而万物通也,上下交而其志同也”(摘自易经—泰卦象)。从易经的概念加以引申,“人人交而万国泰也,东西交而天地和也”。如果这些中华民族的古代智慧都能合理运用来建立一个全新的社会和谐制度,就要把人与人的相互关系建立在互动互利的群体道德价值观之上。而现代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建立在互相竞争基础上,以谋求个人及个体利益的自由价值观为动力的,所以它需要非常健全的监控系统来维持社会秩序,但往往是监控系统的智慧次于某些“企业精英”的私谋,尤其是庞大的跨国公司并不受制于某一国的社会监控系统的制约,因此引起了资本的流动,尤其是对冲基金在全球的投机活动,引致泡沫性的金融危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Henry Hu(Chairman of the U.S Security Exchange Commission)),2010年12月2日在彭博金融台(Bloomberg TV)的访问中透露了很实际的金融监管问题,谈到华尔街监管机构只能远远的监视金融界的弄潮儿发明一个又一个新结构金融产品而无能为力。如果不能紧追,他们将很快从地平线上逃逸。国际金融信用机制的创立(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MFM 中文文章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理论的广义性 — 社会经济学中的运用

思维与企业文化的创新在中华文明振兴中的作用 The Role of Innovative Thoughts and Enterprise Culture in the Renaissance of the Chinese Civilisation

在北京2010年1月24日“企业社会责任与民族振兴高峰论坛”上的报告  一、社会的文明文化是最重要的支柱 根据很多历史学家的研究,一个社会有不同的体制与上层建筑(system and infrastructure),这些制度都反映了一个社会的文明。而往往社会的文明就是基于它的社会文化的造就。它与社会的组织制度、它的意识形态、道德观、文学艺术方面的修养、国民人文素质及教育基础都有关。中华文明发源于中原,以文明建国,而不是靠拆裂别国。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思维与企业文化的创新在中华文明振兴中的作用 The Role of Innovative Thoughts and Enterprise Culture in the Renaissance of the Chinese Civilisation

欧盟法令实施对中医药带来的危机与挑战 Imminent Crisis and Solutions to European Directive on Traditional Herbal Medicinal Products

欧盟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及中医药立法 EU Directive 2004/24/EC and Chinese Medicine Legislation 梅万方教授,2009年9月15日,伦敦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英国中医药注册学会会长 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英中医药合作联盟主席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 [摘要] 本文分析了《欧盟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和英国有关中医药从业人员立法管理对中医药全球化带来的后果和影响。中医药在海外获得合法地位是中医药国际化、主流化发展的必要保障,但不合理的法律监管却会损害中医药的未来。2011年4月在英国及欧洲实施的现有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就会造成这样的危机。根据对以上两立法方案关系的剖析,我们不难看到它对中医药从业人员及企业所带来的燃眉危机。该报告敦促中国与欧盟间就有关问题进行紧急对话与沟通,对技术上的困难,如对复方中药稳定性的测试以及中医药自身所具有的独特医学方法体系都会阻碍有关当局建立综合性的规管制度。根据本报告提出的建议进行必要的磋商与谈判,可能会产生新的解决方案,从而提高中医药的安全保障和良好行医。 我们不能等待系统生物学或其他科学的发展来验证中药。西方监管机构在寻求保护患者的同时却限制了消费者自由选择的权利。该报告讨论了中医药在目前法律规范环境下的未来前景,并指出若不能合理解决问题将会造成超越病人和医生之外的严重后果。 关键词: 中医药立法,欧盟传统植物药注册程序指令,中草药注册,法律规管,中药复方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欧盟法令实施对中医药带来的危机与挑战 Imminent Crisis and Solutions to European Directive on Traditional Herbal Medicinal Products

新物理科学观对中医辨证思维创新发展的启示

梅万方 摘要 自从爱因斯坦相对论和量子力学问世以来,人们对宇宙的认识不断深入,尤其是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建造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在不久的将来会提供一系列的实验证据,使人们对宇宙有一种焕然一新的认识。然而近一个世纪人类智慧的发展以及知识的积累并未对医学方法论产生较大的影响。循证医学仍是当前主要的医学方法论,它建立在以客观事物经验观察为主的牛顿力学基础上。与最新的标准模型(Standard Model)和弦理论(String Theory)相比,它显然已经过时了。 本人从前发表过多篇有关中医辨证思维以及黑格尔辩证逻辑推进论(Dialectical Progressivism)方面的文章,在此基础上我想提出一种新理念,它是对新物理学和中医辨证思维的一种综合,希望以此作为现代医学系统方法论的研究方向。 医学必须跟上知识理论的新发现。人类生存在多维空间中,因此人们迫切需要一种医学,它能够解决生理以外各种因素所致的疾患,而不仅仅是西医所说的安慰剂作用。 “新物理学”和辨证思维的结合向我们展示了未来医学模式新的发展方向。 关键词: 中医  循证医学  辨证思维  粒子物理学  相对论  量子力学  知识理论  气  能量  系统方法论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Comments Off on 新物理科学观对中医辨证思维创新发展的启示

关于中医药教育国际主流化的思考 On the Mainstream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梅万方教授 【摘要】 中西医结合医学在中国的发展已经历经大半个世纪了,在此进程中,中国卫生保健事业获益匪浅。它的成功显示了中国较好的医学教育体系,即中医和西医享有同等的合法地位,并能有机地结合。 海外的医学教育主流因种种原因尚未采用这种结合式的教育方法。本文试图探讨中医药教育国际主流化的策略和步骤,为中医药教育国际主流化提供思路和方法。 【关键词】:中医药教育,结合,主流医学教育,认证,标准教学大纲,继续教育 许多研究显示,中西医结合医学的发展对中国卫生保健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目前,国外医学院校尚未将中医药教育归入主流医学教育。因此,作为全球结合医学的一个重要方面,我们有必要从战略角度探讨如何促进中医药教育国际主流化这一问题。现将本人的观点阐述如下,以期抛砖引玉。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关于中医药教育国际主流化的思考 On the Mainstream Internationalisation of Chinese Medicine Education

综合医学 – 新系统方法论探讨 Integrative Medicine – Exploring a New System Methodology

梅万方教授 英国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摘要] 当今医学正处在一个转变时期。从自然整体观角度看,循证医学正面临包括中医学以及其他替代医学的挑战。综合医学*ı概念的提出是为了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综合医学作为一个崭新的医学系统需要建立其公认、可靠的系统方法来指导临床。本报告对认知逻辑、证据的进展、科学方法和医学哲学整体观等诸多方面进行探讨,从而形成一种真实、清晰而连贯的医学方法论,在探讨综合辩证逻辑的发展过程中寻找医学新方法。本文还提出了辩证医学*²(Dialectical Based Medicine, DBM)这一具有较先进理论的概念。黑格尔逻辑学中的三段论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认知逻辑,它可作为综合医学的研究手段,因这种双对认知逻辑可以把躯体疾患以及精神情志、社会、环境因素所导致的各种疾患综合起来。 本文还论及辩证医学推进论指导下的未来医学研究方向以及全球医学等问题。 关键词: 医学方法论,综合医学,辩证医学,循证医学,传统整体医学,黑格尔辩证推进论,分析认知,综合认知,三段论法,医学研究,临床实践,科学主义,形而上学

Posted in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综合医学 – 新系统方法论探讨 Integrative Medicine – Exploring a New System Methodology

中华医学 道远任重

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会议”上的报告 梅万方 副主席 2006 年6月22日·北京 回顾世界中联自2003年成立以来,全球的中医状况有很多变化,比如在英国,中医受到越来越多的媒体包括BBC在内的攻击和反面报道,使中医在英国目前处于市场收缩状况。同时在英国,中医独立立法也因内部不合影响了独立立法的发展。另外主流医学对中医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他们需要中医进行随机控制试验(Randomised Control Trials, RCT)来证实它的疗效,而中医在这些方面还无从入手。再加上西方的主流医学以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为主导,而中医还没有建立一个整体的辨证医学(Dialectical Bassed Medicine, DBM)的研究方法,这也使中医处于被动位置。 然而,世界中联自成立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在建立众多的专业委员会方面,这个工作非常重要,同时也应是世界中联的核心任务。西医的强项就是有专业小组(Peer Group),中医也应按这种模式发展。因为每个专业(Peer Group)都应建立标准。同时在中医药标准的建立方面,世界中联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GAP,GSP,GMP,GLP等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没有这些标准,中医药就不能推向全球。这些工作都推动了世界中联在中医药全球化中的作用。我对世界中联总部和秘书处所做的工作表示非常敬佩。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 道远任重

现代针灸的发展

梅万方教授 英国伦敦中医学院院长暨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第五届天津国际中医药学术研讨会暨第九届针灸国际学术交流会,天津 2006 一、 现代针灸的历史 1、发展纪事 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中国进入到了现代社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发展中医事业,全国各地相继成立了针灸的研究、医疗、教学机构。从此以后,传统针灸学的教材《针灸学》列入了中医院校学生的必修课。以经络学说为核心的古代(传统)针灸学得到了蓬勃发展。通过一个世纪发展的近代(新式)针灸学也渗透到了针灸学之中。最明显的例证就是在传统针灸学的教材中增加了穴位的解剖学内容。特别是经络、穴位被赋予了神经学的意义,使中西医结合研究针灸的势头越来越强,从而为针灸学现代化提供了必要的思想基础和学术基础。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现代针灸的发展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梅万方 教授, 2006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暨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By Professor Man Fong Mei, Chairman of Chinese Medical Institute & Register (London) and Chinese Medicine Council (UK) [摘要] 本文通过中西医学发展的不同历史与概念之比较,说明了中华医学所蕴藏的独特医学体系完全可以与西方医学平等互补,共同发展现代全球医学。传统中医要跟上时代步伐,实现中医现代化、国际化,中西医结合则是必由之路。中国近五十多年来的大量研究成果,已经使现代中医学,现代中药学,现代针灸学等提上了议事日程。特别是在当前中华医学向国际社会发展之时,各国开展中医药立法之机,强调中医药和针灸不仅因有完整统一的理论体系而不容分割,并且中华医学的现代发展已经为全球医学体系的形成创造了条件。本文还对中华医学发展过程中的若干问题提出了新的认识,以期作引玉之砖,促进中医界同仁的认同、补充和发展,并促进西医界人士的思考,在新时代所需的全球医学新体系中达到共鸣。 [关键词] 中华医学,传统中医药;西医学,现代医学体系;中西医结合,现代中医学;中医药立法;医药外交;中医教育;全球医学;生物经济时代;发展,导论。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 , | Comments Off on 中华医学发展导论 The Polemics of Chinese Medicine Development

关于欧共体传统医药品法案和英国草药管理法案的几点提议

梅万方 教授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 2004 传统医药品法案由英国卫生部、医药管理局及草药管理小组在2~3年时间的小组会议讨论和征求意见的座谈会的基础上起草,经欧共体各国医药管理局审核,于2002年1月17日提交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我代表伦敦中医学院与英国中医注册学会参与了这一复杂的进程,从中医的长远利益和前途出发,我自始至终坚持提出中医的医学体系有其独特的地位,不能与西方的“替代医学”及所谓的“天然草药学”一概而论,其立法与注册均应独立对待。这个观点应该是对中医全球化的策略指出方向。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中文文章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关于欧共体传统医药品法案和英国草药管理法案的几点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