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医学 – 新系统方法论探讨 Integrative Medicine – Exploring a New System Methodology

梅万方教授

英国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摘要]

当今医学正处在一个转变时期。从自然整体观角度看,循证医学正面临包括中医学以及其他替代医学的挑战。综合医学*ı概念的提出是为了更好地指导临床实践。综合医学作为一个崭新的医学系统需要建立其公认、可靠的系统方法来指导临床。本报告对认知逻辑、证据的进展、科学方法和医学哲学整体观等诸多方面进行探讨,从而形成一种真实、清晰而连贯的医学方法论,在探讨综合辩证逻辑的发展过程中寻找医学新方法。本文还提出了辩证医学*²(Dialectical Based Medicine, DBM)这一具有较先进理论的概念。黑格尔逻辑学中的三段论法为我们提供了一种认知逻辑,它可作为综合医学的研究手段,因这种双对认知逻辑可以把躯体疾患以及精神情志、社会、环境因素所导致的各种疾患综合起来。

本文还论及辩证医学推进论指导下的未来医学研究方向以及全球医学等问题。

关键词:

医学方法论,综合医学,辩证医学,循证医学,传统整体医学,黑格尔辩证推进论,分析认知,综合认知,三段论法,医学研究,临床实践,科学主义,形而上学

备注:

*ı本文以“综合医学”名词取代中国国内常用的“结合医学”基于以下原因

1)Integrative Medicine译作中文之后较为贴切的翻译应为“综合医学”。

2)“综合医学”比较“结合医学”而言更体现有机合成理论(organic synthesis),并更好 地阐述医学的国际化综合,而非1+1的结合模式。

*²辩证医学是以黑格尔的辩证逻辑为基础的,它与传统的中医辨证论治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既要用哲学的思“辩”逻辑推理疾病的本质及其演变,又要用辨证论治来分“辨”证候的属性和指导治疗,两者的有机结合是我们的研究方向。

(以上属个人观点,欢迎不同意见及反馈)

前言

自古,人类文明在进化过程中,产生了不同的本土医学,为人类的健康和保健服务。在过去的约两个世纪里,不同文化背景下产生的传统医学逐渐被现代日益兴起的科学医学所替代。从古代的笛卡尔、康德和黑格尔思想,到近代的科学家如牛顿、爱因斯坦和卡尔·波普等,从中可以看出在当今时代科学观无可置疑的作为知识的主导表现形式。因此,整个世界也越来越科学化和技术化。斯蒂芬·霍金发现的黑洞以及最近科学家为宇宙暗物质和可见物质绘制的三维图都提示目前的科学知识和科学方法还不足以了解宇宙的变化,因为宇宙的组成除了可见物质外,还有超出物质证据外的非可见物质。天体物理学家正在研究是否存在反宇宙,以图证明人类伟大的智慧可以超出一维线性的物质证据空间。目前这一观点也被延伸到理论医学领域以处理复杂的人类健康和不断变化的疾病谱等问题。黑格尔在他的《逻辑学》中指出,“变易”是“有”和“无”在思维中形成的一种新统一,因为思维总是和客观世界相联系并且试图去了解不断变化的客观世界。

依据分析证据和综合辩证的认识

关于未来理论医学的争论不能受限于循证医学和整体医学之争或是传统自然医学方法与现代医药学方法的比较。事实上任何医学只要有临床疗效,最终都能被证明是科学的,因为它能治愈患者。例如,中医学最终将被证明是科学的,因为经过几千年的临床证实,它能治愈无数的患者。

然而对于我们来说,下一阶段是要发展超出物质证据科学以外的理论医学。医学必须进入一个崭新的时期,去了解人的整体现象,从而超出人体各部分的总和。黑格尔指出“认识一经开始,它总是从已知到未知”,这一认识逻辑(真知概念)就描绘出了当前医学所面临的困境。就未来医学而言,不论是“分析认识”还是“综合认识”都需要用来完善认识的三段论。

在黑格尔的逻辑学中他坚持分析认识的过程就是“从一个方面看,主观概念的活动必须认为仅仅是那已经在客体中的东西的发展”,这种认识必须和以下观点有互动的关系,即“综合认识的目标就是一般必然性,即是说以规定的统一性去把握规定的多样性。因此,它是推论的第二个前提,差异的东西本身在推论中有了关系。”

在这种由辩证进展向真知发展过程中,医学可以在超出物质现象的范围去了解健康和疾病,从而取得发展。在此基础上,通过理论和临床两方面的发展,引导我们去掌握医学真理,形成一种全面反映人体内在联系的综合知识体系。

现代科学发展对辩证医学的意义

马克斯·普朗克于1900年首先提出了“量子论”,该假说认为能量应当以“量子”为单位进行测量而不是依据分子的流动性来测量。随后爱因斯坦发表了“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一文,并于1905年揭示了他的著名质能方程式(E=MC2)。爱因斯坦通过他的超人智慧将相对论引入科学,将当时的科学颠倒过来。当我们将爱因斯坦的质能概念应用于医学时,就可以证实人体拥有约7×1018焦耳的巨大潜能。这种能量的释放及其在人体内部的相互作用就为健康和疾病的变化提供了一种新的模式。爱因斯坦在1917年发表的“广义相对论中的宇宙学研究”一文中的论点也证实了黑格尔辩证逻辑的科学性。 最近宇宙三维绘图中暗物质和可见普通物质的进一步发现,以及由于这两种物质之间的不平衡所产生的宇宙膨胀都证实了矛盾双方对立统一这一辩证概念。中医学也将这一观点应用于阴阳理论中。

气可以分为阴和阳,如果阴阳失于平衡,人体就会发生改变。这种微小气的变化对医生来说可能不易察觉,但是对于病人体内的这个小宇宙来说却可能出现关键性的改变。从爱因斯坦关于能量、物质、速度、时间和空间相对的理论可以同样推论在人体内部能量和物质的变化形式也是相对的。辩证医学未来的不断丰富和深入研究,可能会给医学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黑格尔关于认识进展的概念可能会将医学的相对思维带到一个新的境界。

医学辩证进展论

如何应对目前医学上存在的分歧呢?我们可以把传统医学和替代医学看作“正”,现代科学医学看作“反”(1),因此,按照“变易”这一辩证进展概念去推论,综合医学应当是“合”。因此综合医学的认识方法其特征是辩证的,符合认识三段论。由于医学的目的是治愈患者,所以为了尽可能的预防躯体疾患的发生和保持生存质量,临床医学应该有另一种医学方法论指导,它既要考虑到躯体疾患方面的问题,又要考虑到复杂的精神、情绪和环境因素的相关改变所引起的人体变化。面对当前医学思维发展的现状,黑格尔的智慧给我们指明了思维的方向。黑格尔在《逻辑学》中指出:“从普遍到特殊这个属于概念的进程,是一个综合科学、一个体系和有体系认识的基础和可能性”(2)。正是这种进一步的认识观构成了辩证医学的基础,因此,辩证医学应当成为未来综合医学的方法论。

辩证医学的临床应用

那么我们如何在医学临床实践中应用辩证逻辑的指导原则呢?通过将传统的整体医学与循证医学相结合,我们有机会向观察硬币一样,对事物的两方面进行比较,研究它们之间的相互作用,从而提高对事物认识的准确性,否定错误的东西。我们更全面地看待人体生理和病理改变,认清其改变与整个人体和外界环境的相对性。现在我们不仅仅认识硬币的金属价值,而且还认识它的社会价值。辩证医学为医学带来协同作用,而使它必须进入综合,不仅是学术和临床方面的综合,还带来一个医学的全球观。

约翰·斯图尔特·米尔说:“如果不经常去挑战,去创新,信念和知识就会失去活力,从而变得迟钝。”在一段时间内,医学实践的每一步改变都会受到来自多方面的质疑和否定,与此同时,包括医学理论指导原则和病因学在内的诸多方面都在相互转化。辩证学将这一过程用对立统一发展规律来描述。这与中医学用阴阳变化规律来阐释机体的平衡和转化规律是相一致的。这样辩证医学就为医学的临床实践提供了一种更好、更真实而且更有活力的方法论。因此,综合医学很自然地就会接受这种方法论。事实上这种方法论丰富了全球医学的内容,将东西方医学连结在一起,通过归纳形成更深层次的东西方医学融合,从而实现全球医学的综合转化,这种转化在当今是大势所趋,不可避免的。

辩证医学与国际卫生保健问题

由于全球化步伐的加快,与生活方式有关以及一些传染性疾病如禽流感、SARS、艾滋病和疟疾等已成为严重的问题。早期治疗逐渐转化成为预防医学和生活医学(3),以解决日益增加的健康问题和卫生保健费用膨胀问题。如果国际间需要医疗合作,那么必须有一种国际上认可的新医学方法论,来为未来的综合医学临床所应用。我们正迎来一种无国界的全球化医学,辩证医学会将各种不同的医学有机的结合在一起,从而形成一种多文化背景的医学结合。

辩证医学的医学研究

为了证实辩证医学是从整体医学和循证医学发展而来,我们需要在这个医学模式的基础上进行大范围的医学研究。临床试验可以采用包括随机对照试验、整体医学证候模式以及辩证医学的综合分析等方法,扩大医学视野。这些试验可以在国际伦理学会的监督下进行,并邀请医学界公认的、传统医学界的和综合医学界的专家共同参与。在该项研究启动之前,我们必须斟酌辩证医学的议定书,并用进一步的研究来规范它。

对辩证医学的研究方向的意见

1、临床试验模式:超出随机对照试验的范围,像精神、情感医学以及安慰作用对医疗效果影响等研究。

2、生物医学研究以及环保的植物分子医药的研究和开发模式。

3、协同方式的医学研究:探讨气、能量等基本概念的医学内涵,以及对立双方统一的阴阳概念内涵的研究。

1)有关人体内的细胞动力学;

2)疾病与平衡的生理研究;

3)从循证医学和辩证医学角度探讨各个器官功能活动的整体内在联系;

4)将循证医学和辩证医学相结合以探讨精神和情志因素对人体生理的影响。

5)人体的电磁系统,以及它和生理、电磁能量的关系,精神医学和物质医学的连接空间的研究;

6)绿色药物:它对人体的生理有环境和社会因素的影响。加速系统生物学的研究,从而为复杂的以植物为基础的制药业提供一个基础。

7)生活医学:将试验研究重点放在预防医学方面,包括工作、消费、休闲等因素对生理的影响。

8)整体研究:用辩证医学的方法进行医学物理学研究,健康检查以及疾病证候诊断和检测。

9)用辩证医学的方法来研究科技大众化和经济物质化对人类心理-情绪-情感的影响。

10)建立全球医疗协作体系以应对传染性疾病的迅速传播。

结语

关于未来医学的讨论应当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无论是科学主义还是形而上学都不能解释互相存在的谬误推理。当前存在的议题不是中医或传统医学是否科学,而是应当决定今后如何发展超出循证医学之外的新医学。应当多搜集一些相关证据,去评价有较好临床疗效而无毒副作用的医疗手段。目前药物的副作用和疗效之比以及手术的风险和成功率之比对于将来高度发展的文明社会群体所能接受的程度来说还是比较高的。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方法论引导我们达到医学发展的新高度。辩证医学既包含了科学的逻辑理论,又有医学的整体观,从而可以转变我们对医学的认识,达到一种新境界。

考虑到医学未来的发展,综合医学方法必须融入这样一种理念,那就是“医学不是一门独立的学科,而是人类在复杂变化的世界里各种活动的综合体现,人类之所以为了社会、经济、物质和精神等各方面而努力奋斗,就是希望最终能够认识和达到生存的真正意义。”医学不可能让人长生不死,因此,医学的最终目标是延长生命和提高生存质量并使人类了解生存的意义。如果科学仅仅关注事实,那么医学就必须超出科学的范畴,因为人类的意识已经超出了事实的范围 - 线性思维空间。这个“超科学认知论”也许是一种新知识的创新。在人类的生存历史中,知识总是在演变,新思维时刻地挑战着当代概念体系,因为今天的创新就是明天的主流。

作者联络方式:

英国伦敦中医学院

101-105 Camden High Street

London NW1 7JN

电话:     +44 (0)20 7388 6704

传真:     +44 (0)20 7387 8081

邮件:     MFM

www.cmir.org.uk; www.acumedic.com

*注:本文所提出的思维概念和认知逻辑将在梅万方教授《辨证医学论 - 相对医学认知方法与实践》一文中进一步探讨与充实。

【注释】

(1)“正”和“反”是黑格尔三段论中“thesis”和“anti-thesis”中文翻译,它不代表谁对谁错。

(2)本段译文出自杨一之翻译的黑格尔《逻辑学》,为了能通俗的理解这段这段话,我们翻译如下:“从普遍到特殊的过程是一个综合科学、一个体系和有体系认识的进程的可能性和基础,这个进程就是概念的原本”。

(3)lifestyle medicine译成“生活医学”,它相当于中医的养生学,但此名词现仅限于西医学范畴,包括代谢综合症(Metabolic Syndrome)及临床营养学(Clinical Nutrition)等。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FM 中文文章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