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医学 道远任重

在“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主席会议”上的报告
梅万方 副主席
2006 年6月22日·北京

回顾世界中联自2003年成立以来,全球的中医状况有很多变化,比如在英国,中医受到越来越多的媒体包括BBC在内的攻击和反面报道,使中医在英国目前处于市场收缩状况。同时在英国,中医独立立法也因内部不合影响了独立立法的发展。另外主流医学对中医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他们需要中医进行随机控制试验(Randomised Control Trials, RCT)来证实它的疗效,而中医在这些方面还无从入手。再加上西方的主流医学以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为主导,而中医还没有建立一个整体的辨证医学(Dialectical Bassed Medicine, DBM)的研究方法,这也使中医处于被动位置。

然而,世界中联自成立以来做了大量的工作,尤其是在建立众多的专业委员会方面,这个工作非常重要,同时也应是世界中联的核心任务。西医的强项就是有专业小组(Peer Group),中医也应按这种模式发展。因为每个专业(Peer Group)都应建立标准。同时在中医药标准的建立方面,世界中联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GAP,GSP,GMP,GLP等等,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没有这些标准,中医药就不能推向全球。这些工作都推动了世界中联在中医药全球化中的作用。我对世界中联总部和秘书处所做的工作表示非常敬佩。

国外中医药立法的发展

全球100多个国家对针灸和中医药在不同的程度上开始管理和立法,当然东方国家比如日本、韩国和东南亚等国对中医药的立法是有所不同的,基于这些国家对中医药的接纳已有悠久历史,同时这些国家的人们对中医的相信程度比其它国家浓厚,可是像西方国家一样,他们的医疗系统和主流医学也是基于西方医学,所以这些国家还有一个中西医对立的状态,矛盾的存在不但在法律体系方面,在经济利益方面也有同样的矛盾。要影响这些东方国家的立法态度,我认为西方的立法工作有非常重要的启发作用。因为西医不但源自西方国家,很多西医的尖端发展还是西方国家领先,比如在新药的研发方面。西方的医药公司在国际市场份额中也占去大部分。还有很多生物科技、医学物理在西方国家也是蓬勃发展。与之相比,很多的东方国家还没有建立它的竞争能力,那么中医立法和管理如能在西方国家得到合法处理,就能影响其它国家的立法态度。以欧洲为例,英国是欧洲中医发展的前锋,作为欧盟的一员,并且在世界各地拥有或曾有众多以英语文化为基础的前殖民地国家,英国的立法结果不仅是对法国、德国、意大利、荷兰、瑞典等这些欧盟国家有重大的影响,甚至对美、日、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新加坡、马来西亚等这样的国家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力。

英国卫生部于2005年2月9日公布把中医纳入政府补充替代医学(CAM)管理委员会,以独立的身份与针灸和草药平起平坐的方法来管理中医。回顾这之前,我跟英国其它五家医学会联合会先是于2003年4月29日在英国皇家医学院隆重主持召开了以“联合、统一”为基调,“争取中医药在英国的合理法律地位”为主题,有中国驻英国大使查培新先生,世界卫生组织代表,英国国会上、下议院议员,英国卫生部及医药管理局立法官员参加的英国《中医药立法论坛》会议,倡导团结和独立立法。之后于2003年5月20日,与英国五家中医药学会联合签署成立《英国中医整体立法促进会》(Legislative Association for Chinese Medicine,CMA),进一步倡导了中医整体,独立立法的主张。2004年1月7日,伦敦中医学院与英国中医注册学会还上书卫生部提出要求中医独立立法的主张,并倡导以团结中医药界,以统一战线面对中医立法危机,维护中医独立自主的法律环境……。为配合政府立法规则,保障行医安全,维护中医师的合法权益,管理和推动中医在英国的发展,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Chinese Medicine Council,UK)简称CMC,于2004年6月在伦敦宣布成立。我希望CMC在建立以后,英国政府会重视中医界的意见,同时也会建议英国中医工作组来建立文件,给政府提供管理的方法和有关内容。英国中医工作组自成立以来,已经举行了四次会议。英政府现已正式成立了针灸草药中医立法联合工作组(Joint Working Group on Statutory Regulation of Acupuncture, Herbal Medicine and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Practitioners) (AHTCM),并正式选定并任命若干行业代表代表本行业参与立法重大决议,我将与另两名专业人士代表英国中医参与英国政府几经周折的中医立法。6月22日首次立法工作组联席会议将为实现建立影子委员会(筹备委员会)(Shadow Council),并以此为基础进一步建立立法管理委员会奠定基础。

现在中医界有一个学会还是维持它几年的方针,把中医纳进西方草药联盟,做了很多反面工作,比如个人攻击和蒙蔽其学会会员们立法真相,也以“搭顺风车”的口号企图把中医的管理权交给西草药手中等等,他们的这些行为对中医整体独立立法的顺利进行设置了很大障碍并起到了很负面的影响。英国卫生部对该学会的会长对他人所进行的个人攻击特别反感。这些行动都给中医独立立法的前途带来一定困扰,可是前途还是光明的,我对中医的立法过程和合理发展很有信心能度过难关。

把中医推进主流医学

在这两年来,伦敦中医学院举办了多次的中西医学交流论坛和学术会议来推动中西医学交流,给中医药带来正面影响。这些活动在英国都得到了英国重要媒体的报道。华人媒体包括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欧洲台及欧洲最大的华人报纸“星导日报”等等都对这些活动进行了报道。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交流结论就是中医药不但要在交流方面合理建立,还要在教育和研究方面纳入英国主流医学。在教育方面, 伦敦中医学院(CMIR)已经打进了英国有医资的名牌医学院的主流Guy’s, King’s, St. Thomas(GKT)医学院。现在,这一所学院的四年级学生已在伦敦中医学院进修中医针灸课程。除此之外,CMIR还培训了几百名英国有医资的、在GMC注册的医生,其中的很多都是在医学界有影响力的专家,还有在其它医疗专业也培训了众多的专业人员来进行中医的宣传和临床应用。这些都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中医国际化的历史性突破。CMIR同时也在建立立法以后的继续教育规定(CPD Requirement),对伦敦中医学院和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会员进行具有学分制的正规的继续教育。

在研究方面,伦敦中医学院在广西医科大学代表团2005年5月访英期间,于英国皇家医学会召开了中西医学论坛。在论坛上,西医方面提出要求中医在随机控制试验(Randomised Control Trial,RCT)要建立多方面临床研究报告的需要,CMIR的顾问组已建立了一个临床研究小组来跟西方的研究机构和医学院来促进这些研究小组的建立,在这个基础上也促进中国的一些研究机构来进行合作、交流。这些方面我也在中国联系不同的单位和机构来建立具体的研究项目。

总结两年来我为世界中联所做的工作

这两年来我为世界中联所做的工作可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宣传世界中联的权威性,联合全球中医界面对中医药的全球发展。

作为世界中联的副主席,我一贯注重强调世界中联在世界中医药发展过程中举足轻重、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1)立法方面,近两年多来,我与世界中联一直保持紧密联系,并以倡导世界中联的权威性来取得英政府、卫生部及中医界人士对独立立法的支持。自当选世界中联副主席以来,我在由英国政府、卫生部组织召开的每一次立法工作组筹备会和正式会议上,均强调世界中联对英国立法的极为关注态度,和对英国中医独立立法的支持,并尽世界中联副主席的职责来极力团结在英中医界意见不合人士,几次召开会议共商英国中医立法大事,并贯彻世界中联对“独立整体立法”的一贯支持态度。

2)作为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和英国伦敦中医学院院长及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在我们所召开的立法及学术研讨会上,我均要向中西医届人士强调世中联在中医药全球化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和所进行的有意义工作,为此英政府、卫生部权威人士对世中联在世界中医药界的权威作用和动态一向极为关注。

3)近一、两年来,我多次参加了世界及中国的医学界大型会议,包括于2005年6月于上海召开的“第一届世界医学高峰会议”,同年9月于四川成都召开的“第二界中医药现代化国际大会”,10月份于香港召开的“第二届中医药全球大会及采购年会”,以及在法国、德国、美国和加拿大等地参加的一系列会议。在这些会议上,我多次强调世界中联所委以我的重任和我们正在开展的工作,以及世界中联对中医药在全球发展的关注,以此希望医学各界引起对我们世界中联权威性和重要性的认识,并能在必要的时候给予支持与合作。并特在北京中医药大学本年九月份即将举行的“中医教育论坛”会上以世界中联副主席的名义出席并作有关中医发展的报告。

二、尽副主席之职,积极参与世界中联各项活动

在世中联组织的活动中,我尽量根据我在海外从事中医行业三十多年所得出的经验、教训和体会提供个人意见。并以一贯积极的态度参加了世界中联举办的大会和理事会活动。自世界中联各专业委员会相继成立以来,我除了对此感到可喜可贺以外,还欣然受聘为中药专业委员会、男科委员会及美容委员会的副主席,并多次参加了其所组织的学术等会议,除做发言外还写出报告,希望借此与国内权威学术人士沟通与交流;一向以来我很注重与世界中联其它理事、副主席进行互相帮助、联系,一起促进中医全球化和中华医学的发展。为在增强我们的学术水平和建立中医标准等各方面多做一些工作,我曾两次在英组织医界专家带队访问世界中联,并进行学术交流。我一向以来都希望能利用我这多年的管理、从业经验,和在英国医学界、政界所打下的牢固基础,在受世界中联的信任、支持和委以重任的角色当中,尽我所有的能力来为世界中联和中医药在全球的发展,及与世界主流医学的结合做出我最大的贡献。

三、亚美迪医药集团及伦敦中医学院的出版物和教学内容中都提到了世界中联的重要性。

作为在欧洲最早创立,发展最成功,也是最具有名望的中医药集团公司,亚美迪及伦敦中医学院拥有全英最大的医学书店,并定期出版书籍和医学刊物。在很多我们出版的图书、期刊、通讯及新闻简报中,我们经常配文加照片发布世界中联的新闻、会务信息及最新活动通报,并鼓励在英中医和医学界人士积极参与。因我们的出版物均是面对中西医学界人士,这种形式也是宣传世界中联的有效手段。在去年有六百万访民的亚美迪医药网站(www. acumedic.com)上也宣传了世界中联的活动。

对世界中联当前工作的意见与展望

世界中联自创立以来,对世界中医药事业发展和所做的工作,我有以下的评价和意见:

1) 建立专家委员会

把所有专家组织起来分别组成专业组(Peer Group),从而建立每一个医学专业的标准,同时也探讨学术方面的发展,这是每一个医学体系所必做的事。如果没有世界中联在组织的话,是不可能完成的。作为世界中联的副主席,我对此深为赞许和敬仰。这些专业组的建立将以专而精的方式极大地推动中医药的科研和发展势力,同时也可与世界其它医学体系展开专门和更正规的交流,我希望世界中联能再接再励,在这方面深入发展。

2) 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世界中联通过各个部门的努力,把总部从一个小办公室变成大办公室而点点建立起来,并设立了不同的部门。加强行内、国内、国际间的交流、开展各种形式的教学和培训,设立考试制度,并发展了信息和互联网建设,利用新的科技手段来联系全球的中医界,这些辛苦、艰巨的工作也做得细致入微,非常职业化和有效率,非常漂亮,值得令人赞叹。

3) 起核心作用促进中医发展

由于世界中联的积极有效工作方式的建立,全球中医界目前以世界中联为中心,在各个国家都各自努力,来建立中医在当地的权威和基础,互帮互学和互相交流,这些都是世界中联发挥的一些非常及时的作用。目前中医界在全球的发展面临着机遇,也面临着困难。世界中联集中精英来领导中医药全球发展,将极大地形成中医界发展的核心和导向,这也是世界中联无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之一。

道远任重——我对世界中联的几点建议:

首先,我认为我们中医界不能总徘徊在自己的圈子里,一定要把我们的工作跟全球主流医学和全球医学的发展倾向进行交流和切磋,比如每一次开这种大会,我们可以尽量纳取当地的非中医的医学界人士来参与,听取各方意见,加强彼此的交流,互相取长补短,共商共进。我们医学界就像一个乐队,只有在乐手们齐弹不同的乐器,比如有人拉小提琴,有人拉大提琴,有人击鼓,有人吹萨克斯风时才会联合演奏出最美的音乐,孤掌是很难鸣的。中医也好,西医也好,必须跳出各自的圈子,彼此学习,取偿补短,这样才能使中华医学和全球医学有着更好的发展,为全人类的生命安全和健康做出最大贡献!

其次,在临床方面,我们要注重探讨具体的研究方法,比如建立辨证医学(Dialectical Based Medicine, DBM)的实际内容,与循证医学(Evidence Based Medicine, EBM)相比对,考虑中医如何纳进每一个国家的临床医学。因为疾病是无国界的,现代医学的发展已经是一种医学无国界的趋向。全球现在面临的禽流感(Bird Flu),萨斯(SARS),艾滋病(AIDS)等流行病的危机是全球医学要解决的问题,这不仅仅是有限于中医的。我希望世界中联在这方面重点考虑方案来迎接全球医学的趋向。

第三,希望世界中联能具体考虑对中医基础理论和临床医学的现代化问题工作的推动。因为现代中医教育纲要内容还未达到全球医学教育的要求标准。三十多年的经验给我一个提示就是:医学教育是中医全球化的先锋。如要把中医纳入世界主流医学的教育里面,需要充实中医以上提到的诸内容——从研究方法,基础医学的整理和系统化、内容的充实,到临床医药的现代化。

最后,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更为完善的决策制度,无论是在主席团中,还是在理事会层中,世界中联在就中医发展问题上争论中的立场与行动一定要建立在民主表决方式的基础上,并通过印发会员一览表而建立彼此联系方式,使工作更高效地开展。

总而言之,世界中联自创立近三年来,在短短的时间内便取得了如此多的、大的成效,已发展成为世界中医药的领导和权威的核心。我作为副主席,除希望继续为世界中联的工作尽我最大的努力外,还会一如既往参与世界中联的各项研究、发展活动,提供我的意见和经验,不负众望,与大家一起为中华医学在全球医学的发展中不懈努力!

梅万方 教授
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副主席
伦敦中医学院院长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会长
英国中医管理委员会主席
2006年6月 ·伦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MFM 中文文章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