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全球医学新导论的启示

香港《世界大城市医药团体首脑会议及医学论坛》
梅万方
英国中医注册学会
伦敦中医学院
院长
2001年4月15日

 

全球透视

结合医学发展的新趋势绝非一个偶然突发的现象,病人对自然代替医学的需求迫使西方医学界重新检验和衡量他们在这场来自整体医学,如中医的时代性挑战中所应处的位置和角色。化学药品的副作用,外科医学的局限性以及日益增长的国家医疗费用都极大地推动了这场世界性的医药大变革,毫无疑问,结合性医学诊治方法将成为未来全球医学的新模式。

学术辩论和研究

中医系统完整的理论体系使得中医历史性地具有与时代知识同步的应和能力。当代认知的知识主流是科学,医学分析方法是‘循证医学’,中医作为辩证论治的整体医学,如其他东方传统医学一样,是根据世代的临床经验积累发展起来的,综合考虑各种人体情感、精神和环境交互作用的复杂因素及其对人体生理影响而诊断施治的医学体系。故而,传统医学实际上是科学医学不足的及时补足方法。

关于医学是‘科学’还是‘艺术’的大辩论将继续塑造未来医学体系的新模式,我个人毫无异议地认为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东方传统医学将成为这场大辩论的开门匙。

Paul Bradley教授最近在伦敦皇家医学院医学大会中的演讲 ‘ 气能医学’ (Energy Medicine) 引出了东方医学‘气’的概念和科学性医学物理的协同作用。针灸学关于穴位的生理基础‘神经传导体’的新发现揭开了一个药物和外科治疗方法之外的新的‘气能’干预人体生理现象的诊疗方法,这个令人兴奋的指征为传统医学概念和其与当代的相关性带来新的曙光。

中医这种独一无二的,在病症发展演变的辩证分析过程中施行诊治的思维方法将成为当代与传统,东方与西方,科学与艺术协同发展的全球医学的金钥匙。

新医学导论

全球医学的协同过程不仅是与纯学术性和医疗性有关的问题,国家间不同的经济利益也是一种重要的推动性‘暗流’,从英国最近禁止一些中药和中成药,英国医药安全委员会致信警告英国家庭医生关于中医药的危险性的行为上即可参见一斑。诚然,如西医一样,为了病人的安全就医立法是必要的,而且正规中医的行医也是绝对安全和有切实疗效的。北京中医药大学副校长王国庆教授2000年9月在伦敦中医学院和英国中医注册学会访华医学论坛中综述了‘中医毒性副作用及处理’(该报告将发表于伦敦中医学院今年第三期通讯上)也证明了这一点。

中医正经历其必经的现代化进程,然而西方上层势力对其发展的浪潮所持的态度亦相当明朗,故而本文旨在抛砖引玉,呼吁有识之士号召中医界不应只图眼前短利而断送中医长远的发展前途,西方势力也不该为了维护自己利益而不顾中医对其人民的真正价值和所带来的健康利益。均衡的立法是必要的,国家与国家间就此问题也应该达成共识,如在立法及发放合格医药批号上都应有一个双方的协调。过去的‘乒乓外交’时代应该被‘医药外交’时代所取代了。结合医学发展进程将不可避免地卷入国际外交政治和跨国商业医药经济的影响范围内。

我希望藉此告诉这次国际会议全体代表一句话,就是:“ 我们正处于一个非常的时代,让我们擦亮眼睛,携手拭目以待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FM Reports, MFM Speeches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