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在英国发展面临的问题和潜在的危机及其对策

在伦敦大学学院(UCL)论坛上的讲话

1999.伦敦

  一、中医的形象

我这里所谈的形象不仅是指中医在英国的形象,也是指中医在西方世界的

形象,所指的问题是指在中医国际化上所存在的问题。

在英国大众的眼里,现在中医诊所几乎满街皆是,就象是以前的外卖餐馆一样,只不过经营的货物有所不同,noodles and rice 转变为 needles and herbs而己。我九年多前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中曾用了Chinese herb take- away(外卖店)一词,预言对中医诊所如不加强控制和管理可能造成的后果,现在是不幸言中了。

更严重的是在英国医学界和官方的眼中,中医是不安全的、不正规的“街后小店”(back street Clinic),和以前的非法人流诊所天似。

中药的形象则是杂货医药(super market medicine),个人随便在杂货铺内就可以买药治病,所谓的自我施医(self administration),或柜台问诊(over the counter)的购药方式。

这样的形象给中医的前途带来了很多问题,其后果是中医被看成巫医,一种江湖医学,中医的地位越来越低下,得不到应有的尊敬。使中医今后争取与西医的平等地位带来重重困难。

二、中医药的安全性

最近媒介有种种报导涉及到中药的毒性和高度危险性,从而引起癌症,还有关于马兜铃酸引起多例肾衰竭的报导。中医的医疗事故引发了英国及欧共体的医药管理局采取禁用木通、防己和其它一些中成药的立法行动。

这些负面的报导和当地政府采取的行动,正是迎合了一些反中医的势力,向中医开的刀。西方医药势力很强大,会利用种种机会来打击中医,限制中医的发展。如果不紧急对中药的安全性和毒性加强研究,对药物加强管制,中医在西方的发展就会被扼杀于摇篮之中。

其实西医的事故也很多,不少西药也具毒性或具副作用,媒介只对这些具体事故作就事论事的报导。但对中医却不一样,他们的报导从具体事故出发,结论却是全盘否定中医。

三、法律和医资问题

众所周知,很多在国外从事中医的医生,没有受过正规的训练,有一些原本从事与中医或医学无天的职业,但却自称为祖传的中医来行医。有些人还滥用带有西药成分的成药,如用含有激素的药膏治疗湿症。这在英国和欧共体内是违法的,只有在英国GMC注册的医生才有权开这种处方。

中药目前在英国是以保健品的方式销售的,中药尚未获得医药管理局的批号,绝不能以药物的方式销售。

医生的资格和中药合法化问题如果处理不当,会给中医带来种种危机和困难。但这不是个简单的问题,需要有专门的机构,有一定的财力,要有专业研究人才,有教育机构,还要有中西方政府的支特才能解决。

四、学术和临床研究的发展

很多人把东西方医药作微观和宏观的比对。中医看到的是森林,西医则侧重于处理森林中具体的树。

西医信奉寻证医学,以科学研究方法作标准。中医信奉人体的整体观念,辩证论治是诊断和治疗的根本方法。

学术上的比对和争论需要长时间的交流,临床研究的发展才会解决。中医界如不用对立统一的观点来看问题,认为中医无需现代化,无需与西医相结合,而满足于中医现在的优点,不吸取他人的长处,会给中医带来学术衰弱的危机。

以上所述,只是概括地探讨了中医发展前途的问题。关于对策则不是我个人能总结的。我觉得总的态度应该是培养一种开放、客观的态度,使中医现代化,正规化,才能保证中医的国际化。这个概念用在中国大地上也将有助于中医的发展。例如中医应考虑如何应用电子、信息时代的种种先进工具,使宝贵的传统知识更适用于现代社会。

中医具有同步于时代的生存能力,现在就是对它进行考验的时刻。让我们共同努力吧!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MFM Speeche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