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 MFM E-letter Issue 10 – “Conceiving Yin and Yang – Towards a Scientific Interpretation (悟在阴阳 - 科学观) ” Comments from Dr. Hongqi Wang

尊敬的梅院长,您好。
從印尼回来几天,拜读您的大作,不胜钦佩。您的思维活跃,想象力丰富,论证材料翔实,观点鲜明而有 特色,在目前中医药学术界已经是不多见的。我相信你的学术水平和思想观点在欧洲很难找到知音,因为大部分国外的中医药从业者都是忙碌于求生的过程中。即使 是在欧洲美洲的大学或传统医学研究机构中的学者,他们也只能是致力于用实证主义的科学实验方法寻找中医的有效药物或方法,基本上顾不上從中医的思维模式、 方法学以及從中西哲学对比的高度研究中医药。换句话说,就算在中国,你也不会有多少知音的。因为中国的中医学者对西方哲学是在孤陋寡闻,而且绝大部分不懂 英语,这样也就没有办法交流了。长期以来,中国的中医学者都是满足于孤芳自赏,只是在自 己熟悉的传统文化中反复讨论中医的理论,没有和西方思想进行对比研究,极大地束缚了研究的思维和视野,也使得传统医学的哲学思想光芒没有被世界认识。您的 探索和您的思路我非常赞同,而且这正是发展中医药所必须的。
中医药的理论本来就根植于哲学的土壤之中,中医药的发展一直是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交织中走过来的。中医药的理论在很大程度上是唯心主义的,但是在临床 治疗方面又必须偏向唯物主义。所以中医是一个庞杂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交织的体系。但根本的指导思想如阴阳五行,无疑是哲学范畴的。因此要解决中医药理论 发展的根本问题,当然只有從哲学入手。
我的博士学位攻读的是黄帝内经,对中医药理论的哲学背景比较熟悉,尤其对從西方哲学对中医药理论研究也比较感兴趣。您来函中提到的几个问题我的简要观点如下:
1、中医理论的哲学属性毋庸置疑,從人类思想发展历史来看,早期无论是古希腊哲学、德国哲学、印度哲学还是中国哲学,在认识自然界的根本规律方面、在认识 物质世界起源以及生命现象起源方面都要经过相似的早期蒙昧阶段。如古希腊哲学和印度哲学的四大元素与中国的五行思想大体一致,就可以说明在人类文明早期对 自然界现象的高度一致性。
2、中医理论和西方哲学没有血缘关系,但是作为人类活动的思想产物,在思维方式和思想观点方面存在高度一致。最典型的是柏拉图、希波克拉底的“形上学”(meta-physica)和中国哲学的“形而上学”惊人一致。《易经》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也就是同样的意义。中国的古代自然科学收到形而上学哲学思想笼罩两千年,中医也不能幸免,所以形成今天中医药不同于西方医学的特征。
3、所谓中医的“气”、“道”、“神”、“精”等都是從哲学范畴展开的,自然是哲学属性。
4、黑格尔的著作我读得不多,没有发言权。但是從柏拉图、希波克拉底、康德、黑格尔、海德格尔等人的思想中一定会有与中医哲学思想吻合会不吻合的地方,都需要深入研究。
5、中医的哲学思维贯穿于中医学理论始终毋庸置疑。
6、 量子物理学的理论有多大程度与中医理论相互印证很难说。以前中国中医药界也有用“场”“量子”“波谱”“光子“”耗散结构“等和中医研究挂钩,但我的意见 是:中医理论根植于宏观的哲学概念之上,而量子物理之类是根植于现代自然科学基础之上,二者的出发点不一样,思维方式不一样,结论也不一样。
7、中医绝对需要多学科研究,不能仅用现代科学的实验验证。
很多想法要面谈,希望您在11月我们校庆是参加我们的国际会议,我保证一定请您做大会演讲。但是时间可能有限制。
祝你愉快!

王洪琦

 

Dr. Hongqi Wang

Director of the Foreign Affairs Department
Dea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llege
Guangzhou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Readers' Comments, 读者评论. Bookmark the permalink.